内容显示页
高二确诊肿瘤求医两年后重返校园考上大学
发布时间: 2019-08-16 来源:中国教育报

坚强地挺过最糟糕的时刻

他拿到了迟到三年的录取通知书

在今年高考中,陈奕君以653分的成绩被浙江工业大学健行学院实验班录取。

这张录取通知书,整整迟了三年。

2014年暑假,陈奕君即将从杭州富阳中学高一升入高二。

开学后,教室在6楼,原本应该壮得像小牛犊的男孩却走得异常辛苦。其实更早时候已经有症状,“那个暑假,我一次球都没去打,觉得很累,有时候背上会痛。”

9月初,一次感冒,陈奕君一直高烧不退。那场高烧把陈奕君带进了一个天昏地暗的世界。

肿瘤就像巨浪一样,把陈奕君,把这个普通的家庭拍上了礁石,猝不及防。或许,这是命运安排的一场磨炼。虽然,磨炼仍在继续,但小伙子还是坚强挺过了最糟糕的时刻。

高二开学时被确诊肿瘤

这是他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刻

那年夏天,经过一系列检查之后,确诊为肿瘤的那一刻,妈妈说天塌了。

一开始没有人和陈奕君说病情,可是他自己知道应该不好,连着20多天不退的高烧,任谁都忍不住多想,“他们不说,我也知道我的病很严重,当时护士都不让离开床。”

从杭州转院到上海后,陈奕君进行了一次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。第一次手术很成功,当大家以为一切都在好起来的时候,肿瘤复发了。

当时陈奕君的心情可以用“绝望”来形容,他原本以为,就算要复发,怎么着也会过几年。“爸爸妈妈鼓励我会好的,其实我不是很相信。”这是他生命里最灰暗的时光。

不能放弃,是爸爸妈妈的想法。多方打听之后,他们了解到香港有一种很贵的特效药可以控制病情,于是辗转购买。

一个月打一针,加上路费等,平均一支药要6500元。后来从病友那里了解到,台湾有同样效果的药,能便宜3000元,经济方面的负担才稍稍减轻了一些。

之后,陈奕君的病情总算稳定了下来,开始了漫长的康复。

漫漫求医路

再难的日子也要“撑”下去

记者在上海市阳光康复中心看到陈奕君的时候,他正站着“拉筋”,阳光帅气,笑起来温暖,只是很瘦,妈妈在身后陪伴着他。

两次手术之后的陈奕君,很长一段时间只能躺在床上,爸爸妈妈经常要帮他翻身、按摩。为了让他的脚能够感受着地,无法站立的陈奕君只能被绑在床板上,旋转床板“站立”。

大概到了2015年4月,陈奕君才第一次能坐起来,“那时候能离开轮椅的靠背,整个上半身的重量,仿佛就压在腰上,特别重。”

“是不是那年七八月,你才能一个人把我扶起来?”他转身问妈妈。

两年里多少个日日夜夜,是爸爸妈妈在一旁的陪伴和精心照顾。

在康复中心,妈妈指着陪床的一张椅子说,“这张椅子我整整睡了两年。”

尽管满脸疲惫,妈妈却一直努力笑着,她说儿子很坚强很勇敢,给了自己勇气,让自己能够坚持下来。

妈妈还说:“一定要帮我谢谢那些关心、帮助过我们的人。”五年一路走来,太多的人给了他们力量:好几次去上海医院,要赶在限行之前到达,亲戚二话不说半夜载着他们出发;巨额的医疗费掏空了家底,四面八方伸来援手;同学、好哥们在陈奕君休学的那段时间里,纷纷去上海、杭州、家里看他,怕他无聊带去各种小说;老师们耐心地给他补拉下的课程;学校尽可能提供便利,方便家长照顾……

两年后重返校园

比别人多花120分的努力

2016年,经过一年多的康复后,陈奕君好了很多。

妈妈觉得不能这样呆在家里,鼓励儿子继续上学。陈奕君也想回学校。

那一年9月,陈奕君再次成为一名高一新生。重回校园的第一天,班主任余冠远老师给同学们讲了陈奕君的故事,热烈的掌声让他踏实。

不过他的身体还不是很适应,只能半天上学半天在家休息,后来慢慢能够正常上学,偶尔会去医院复查。

早晚自习陈奕君一直都是缺席的,高中三年,康复一直在继续。现在,陈奕君基本上能够照顾自己,大多数时候坐在轮椅上,能够拄着拐杖行走,只是会有些重心不大稳,“毕竟躺了这么久,肌肉有些萎缩。”

在家里时,陈奕君一边康复一边做题;晚上爸爸妈妈给他做按摩时,他就躺着背历史;在学校上课时,他打起十二分精神,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没有太多的课后时间能够自由安排。“提高课堂效率,我要比别人多花120分的努力。”

妈妈手机里存的一些照片让她自豪,是陈奕君在给同学们分享物理学习心得,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,认真而专注地倾听,围绕着这个学霸小哥哥合影。

满屏的笑颜,让妈妈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今年高考成绩653分

希望妈妈能住在学校陪读

陈奕君还记得三年前出高考成绩那天,下着暴雨,他给一些好朋友们打电话询问高考成绩。一个好哥们“表面上风轻云淡、内心爽得很”地告诉自己考了700分。

今年,好朋友们同样关注着陈奕君的高考成绩,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,653分。爸爸妈妈略微有些遗憾,妈妈说,“他之前很想去学土木工程,但是现在没办法,那个需要跑出去,吃不消的。”

对于这个结果,陈奕君很坦然,他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
这个暑假,一个多月时间里,妈妈陪着儿子在康复中心学一些照顾自己的技能,比如使用轮椅的技巧。

陈奕君的情况很特殊,目前康复进入了一个瓶颈期,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每天早上要戴上足托,晚上爸爸下班后要继续给他做按摩。

妈妈说,因为上大学之后仍旧需要“陪读”,怕家人精疲力尽,陈奕君一度想过放弃,“他什么都明白,越懂事才越让人心疼。有困难就想办法解决,最难的时候都已经熬过来了。”

看着妈妈早生的华发,他悄悄告诉记者,“妈妈身体也不太好,去年一度瘦到了80斤。如果在校外租房子,要接送我不太方便,而且又增加了一笔费用。”他知道,为了给自己治病,爸爸妈妈已经花了太多的钱和精力。

这个懂事的男孩有个小小的心愿,学校要是宿舍不那么紧张,能够让妈妈住在学校陪伴自己。